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谢邀:人在摆摊,兼职抬棺 > 第十一章转性的萧龙山
第十一章转性的萧龙山
作者:爱吃排骨饭|字数:3307|更新时间:2020-07-02 12:27

萧龙山涂抹着药酒,神龙道长和静云两人在旁边站着。

“妈的,等老子拿到这房子的拆迁款,我特么就弄死那个姓严的”萧龙山愤愤道。

萧龙山瞥了眼神龙道长,“我让你准备的东西都准备好了吗?”

神龙道长点点头,“放心好了,都准备好了,保证万无一失,只是那个叫语青和严明的,他们在,增加了不确定因素,我怕计划会出问题”

“呵呵,怕什么”萧龙山冷笑着,从兜里拿出一瓶药,“这药只要人服用一片,就能睡得跟猪一样死,

今晚让这两人服下这个药,保证他们不会干扰到我们的计划,而且只要等语青睡着后,我就可以为所欲为了”

萧龙山露出了淫邪的眼神,为了这个计划他可是做了很久的准备。

“这,会不会不太好啊,只要让他们两个昏睡就可以了,这样不会耽误我们的计划的。”静云弱弱的说道。

他并不希望语青出事,在静云心里,语青就是他的女神,只是他的话根本没有任何分量。

神龙道长眉头一皱,一巴掌拍在静云的脑袋上,“让你假扮个道士,你还真以为自己是出家人,慈悲为怀了啊?你的任务只有照我们说的做,知道吗?”

萧龙山笑呵呵的拍着静云的肩膀,“小兄弟,看得出来你也喜欢语青,这样吧,看在你帮了我的忙,哥吃肉怎么说也会给你留口汤,怎么样?对你够意思吧”

神龙道长见呆愣的静云,推了他一下,“还不赶快谢谢萧哥”

静云低声说了句,“谢谢萧哥”

“哎,兄弟之间说什么谢啊,都是应该的,有福同享有福同享嘛,哈哈哈”萧龙山大笑着。

神龙道长搓着手,“萧哥,话说这房子不会真有危险吧?之前那件事可是闹得沸沸扬扬”

萧龙山摆摆手道:“放心好了,没事的,你看要是真的有事,那个姓赵的能在这屋子里住这么久?”

“而且,要想成大事就必须得冒着风险”萧龙山揽住神龙道长的肩膀,“只要干完这一票,咱们后半辈子可就不愁了”

神龙道长目光坚定的点点头。

两人走后,萧龙山坐在床上,手里拿着一串念珠,这是他专门请大师为他开过光的。

要说怕,他也是真的怕,毕竟他亲眼看着自己的姐姐被从棺材里跳出来的魏秀芬掐死,而且魏秀芬倒地前,最后还用手指着自己,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他都疑神疑鬼的。

但这些和钱相比都显得微不足道,正所谓富贵险中求。

萧龙山笑着嘀咕道:“语青,今晚你就会是我的人了”

这话刚说完,他突然觉得后背一凉,好像有什么人从他背后经过。

他赶紧转头去看,然而身后空空如也。

“是我的错觉吗?”萧龙山摸着自己的后背。

——

落日余晖,晚霞醉人,倦鸟归林。

院子里,语青单手撑着脑袋,严明趴在石桌上看着天边的一抹紫云。

晚风吹拂,树叶沙沙中夹杂着厨房里切菜声。

一天将要到此结束。

月亮隐现在天空,画面很美,但两人都知道当夜幕降临后,这其中隐藏的危机。

严明看着院子里摆放的八仙桌,上面摆放着两个道士作法用的器具。

“我有预感,今晚执念灵会再度出现”语青道。

“危险吗?”

“很危险”

严明摸了摸口袋里仅剩的符,将其中一张递给了语青。

“给,这是我画的符,拿去防身,咒语是……”

“不用”语青将她脖子上佩戴的项链拿出,那是一块翠绿的玉,雕刻着一只朱雀,“我有护身玉,一般的执念灵伤不到我”

“那就好”严明重新把符揣入兜里,“哎,你说那两个道士水平高吗?”

语青摇摇头,“看不出来,不过就他们作法时的表现来看,这两人不像是正统的道士”

一道香味扑鼻而来,厨房里的炒菜声也停了下来。

赵凡达站在门口挥手让语青和严明进屋吃饭。

饭菜都是萧龙山下厨做的,虽然这货样子很拽,又怂又欠揍,但是他做的菜倒是色香味俱全,看着很有食欲。

萧龙山端起一杯橙汁,因为怕今晚遇到危险,所以为避免耽误事,并没有准备酒。

“小严啊,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是我鲁莽了,我跟你道个歉”萧龙山微笑着对严明道。

严明懵逼的看着萧龙山,这下午还对自己不满的萧龙山,怎么现在突然对自己道歉了?这不符合科学。

“你怎么突然变性了?”严明问道。

萧龙山面色一黑,拿杯子的手微微颤抖。

语青噗呲一笑,“你是想说他怎么突然转性了吧?”

“没错没错,不要好意思说错话了”严明端起了自己的杯子讪笑道。

“没事没事”萧龙山的表情由阴转晴,“来,小严,咱俩走一个”

“嗯,没问题,萧哥,虽然你这人又蠢又坏,但是有一说一,你炒菜的技术非常不错”

严明拿着杯子与萧龙山的杯子碰撞,随后一口干了,但萧龙山一动不动,手用力捏着杯壁,强忍着心里的怒火。

你给老子等着,看老子今晚怎么弄死你。

晚饭都吃得差不多了,神龙道长整了整衣服,他对赵凡达道:“赵施主,今晚贫道将在院子里守夜,保证将邪祟赶除”

“有劳道长了”赵凡达道。

两道士径直走出了屋子,院子里的八仙桌前有两个蒲团,两人就盘腿坐在蒲团上,闭眼打坐。

语青随后也带着严明离开了堂屋,在屋子四周巡查。

今晚的月亮很圆,云朵在空中漂浮。

严明手里拿着手电筒,他的灵眼已经开启,眼前所见的一切并没有任何异常。

语青把玩着三枚铜钱,铜钱相撞的清脆声音在寂静的夜里响起。

巡查了一周,两人什么也没有发现。

严明伸了个懒腰,与语青又回到了院子里。

两个道士还在打坐,赵凡达房间里的灯还开着。

严明看着语青,八卦的问道:“哎,问你个事,你和萧龙山是什么关系啊?看他的样子好像很喜欢你”

语青撇撇嘴道:“他,我和他没什么关系,他不过就是有一次来我店里找我办事,然后就突然想来追求我,之后就对我纠缠不清”

“原来如此,怎么感觉他像是个骚扰狂?”

“他就是个骚扰狂”

晚上十点。

严明趴在桌上,昏昏欲睡,到目前为止,还没发生任何事情。

他拍了拍自己的脸,想让自己尽量保持清醒。

“青青累了吧,我给你们做了银耳莲子汤,快喝了吧”萧龙山将熬好的汤放在两人面前。

严明接过碗,这银耳汤冰凉,想来应该是冰冻过的。

语青把碗推到一旁,“谢谢,我现在还不想吃”

“别啊青青,你不喝这不是可惜了吗?”萧龙山道:“这汤我可是熬了好久,才熬出来的,你好歹吃一口嘛”

语青几番拒绝,但最终还是架不住萧龙山的死缠烂打,无奈之下只好喝了几口。

萧龙山欣喜的看着语青喝下了银耳汤。

他又转头看向严明,只见严明用勺子舀起一勺汤,送入嘴中,抿了抿嘴唇,随后又用纸擦着嘴角的水渍。

萧龙山对两人道:“你们两个先喝,我再去给两位道长送两碗汤”

说完,他转身走向厨房。

没多久,语青便觉得眼前的景物开始旋转,她手撑着桌面,摇晃脑袋,想让自己保持清醒。

然而这都是徒劳。

萧龙山早已在汤内下了药,语青是无法凭借意志力扛过这药效的。

果不其然,没支撑一会儿,语青就趴在了桌上,睡着了。

和她一起睡着的还有严明。

一直躲在暗处观察着两人的萧龙山这时走了出来。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