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三国大教皇 > 545新大陆(完)
545新大陆(完)
作者:星云战火|字数:3579|更新时间:2020-06-30 11:38



除了保存《后汉书》,栾平在教皇宝座的暗格里找到的栾奕遗言中还有一条要求。(好看的那边是将他本人与二十四位帝国开国功臣的灵位摆入凌烟殿凌烟阁,供世人世代供奉。

二十四位功臣左侧为卢植卢子干曹操曹孟德郭嘉郭奉孝徐庶徐元直戏志才毛玠毛孝先荀彧荀文若荀攸荀公达程昱程仲德贾诩贾文和诸葛亮诸葛孔明庞统庞士元

右侧为吕布吕奉先关羽关云长张飞张翼德赵云赵子龙黄忠黄汉升典韦典祈和太史慈态势子义许褚许仲康张辽张文远曹仁曹子孝于禁于文则徐晃徐公明。

栾平依约行事,当日令帝国最好的工匠制作了最上乘的灵牌放入凌烟阁内。并责忌日举行了盛大的祭祀典礼。

典礼上,正当人们深陷在对先帝追思的时候,一则喜讯传了进来。

有帝国商人出于对教皇陛下的无限崇拜,死活不肯相信教皇葬身鱼腹的消息,便不遗余力坚持派出船队在远东海域继续搜索。功夫不负有心人,其中两艘商船在水尽粮绝两天的情况下,终于在立刻帝国两万余海里处发现了新大陆的踪影。

帝国的商船很快便在陆地上发现了当地土人的踪影,出奇的土人们对帝国的商船无比畏惧。

商船上的水手觉得情况有异,便捉来土人询问。

虽然双方语言不通,但是透过手语水手们很快看懂,在他们之前,帝国的海船曾经在这里出现过,而且不止一艘。在那批船队上有着勇猛的武士,他们下船之后与当地土人为争夺土地爆发了激烈的战争。最终,由于他们兵器实在锋利,且无比威武。尤其以为身披银甲手持大锤的老者,力大无穷无人能挡,土人抵挡不住连连退却,现在几乎不敢在沿海一带活动了。

土人还告诉帝国商人,那些乘船而来的银甲武士在此建造了一座城池,地点就在距此不远北方的海湾里。

帝国商人闻讯大喜,立刻驾船北上,行驶一个昼夜,一座海边城市从地平线的尽头浮现出来。

看到城池上迎风飘扬的血红十字大旗,帝国商人泪流满面,跪在甲板上便拜,“陛下,陛下……我就知道你还活着。”

最终,这名商人在那座名为新洛的城池里成功见到了意气风发神采奕奕的栾奕本人,在得到栾奕赠送给他的粮草和淡水补给之后,成功将教皇陛下不但活在世上,还以七十二岁高龄又为帝国打下了偌大块疆土。最新章节全文阅读

诚然,由于兵力不足,栾奕仅占据了美洲的一隅。可是对于帝国而言,美洲固然很大,但是陆地上的土人既贫穷又落后,帝国只要将其探索出来就等于占据了它,剩下的就是找个适当的时候在那片土地上建立城池开垦土地便是。

这一消息已经在帝国流传开来,为教皇陛下的死讯万分悲痛的帝国百姓们登时欢呼雀跃起来。

栾平紧锁的眉头遂既舒展开来,立刻指派帝国海军携带足够的耕器具和奴隶支援美洲并迎接陛下回国。

然而,当一年后帝国黄海舰队驶入新洛弯的时候,满船官兵算是体味到了大喜大悲的滋味。视线中,新洛城挂满了白帆,满城都被悲哀的气氛笼罩着。

登岸问过便知,三年里继吕布关羽张飞典韦赵云太史慈几员帝国老将离世之后,历史上的救世七才亦是相继陨落。陛下于今岁春后正月十六日寿终正寝,享年七十三岁。

这一次,栾奕的死并不存在任何悬疑,因为他的尸体就埋在新洛城外的墓穴里,与他生前几位最要好的兄弟埋在一起。据说,他走的很安然,是在睡梦之中咽气的,并没有承受多大的痛苦,脸上还带着微笑。

消息传回帝国,又是一片满街的哭声。

……

对于栾奕这位神圣华夏帝国创国之军,几百年后的史学家褒贬不一。希腊族历史学家革洛肯孙认为,栾奕担任教皇期间穷兵黩武,给世界多个民族带来了灭顶之灾,期间多次实施种族灭绝行为令人发指,鲜卑龟兹精绝等多个民族惨遭屠戮,消失在人类文明发展的进程之中。罗马倭人安息新罗等族,在栾奕文化侵略行为中遭到严重同化,致使他们失去本民族的文化特色,成了华夏的附庸,这种行为对人类历史带来的缺失是严重的。

当然,革洛肯孙的论点只得到了个别少数民族历史学者的认同,绝大多数人还是觉得教皇一世栾奕对于世界的贡献多于破坏。纵然栾奕的种种举措不乏有失人道的地方,但是在他的统治下,世界文明无论是宗教文字音乐度量衡还是思想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统一,这种统一虽然建立在战火和征服之上,但是介于当时神圣华夏帝国的高度强盛,战争并没有持续多久,给百姓带来的灾难完全在可承受范围之内。

而与之相应的,在世界各大文明归为栾奕附庸的时候,神圣华夏帝国凭借他强有力的领导地位,强而有效的调和着各民族之间的矛盾,致使在随后的七百年时间里,世界没有爆发过一次大规模的战争,以几十年的战乱换取七百年和平,教皇一世栾奕功不可没。

就在史学家们对历史上伟大的君王做着品评的时候……

昏睡中的栾奕猛然睁开了眼睛,他惊诧的打量着四周,赫然发现自己并非在富丽堂皇的美洲新洛教皇宫中,而是在一间四四方方毫无特色的白色房间里,洁白的床的右侧,医疗仪器滴滴答答响个不停,距离医疗仪器不远的小床上,一名妇人正侧卧着休息。

“这是……”他的眼睛立刻瞪得溜圆。视线中,那名妇人既陌生又眼熟——“是母亲?”没错,那人正是栾奕的母亲,只不过并非他在东汉末年的母亲栾刁氏,而是在他穿越到东汉之前的真正的生母。

“母亲?”他试着喊了喊。

母亲一咕噜从小床上弹了起来,不可置信的道:“儿子,你醒了?”

“我这是在哪?”栾奕抬起手臂一看,赫然发现手上苍老的皱纹竟然不见了踪影,转而恢复了光洁如新的质感。

栾奕的母亲回答道:“你这是在医院啊!”

“医院?”一股刺鼻的福尔马林味道传入栾奕鼻中,“没错,是医院的味道。我怎么会在医院?”

“儿子,你忘了,你被电倒了。医生说你的大脑受到了强烈点击,恐怕永远都醒不过来了。没想到奇迹真的出现了。”栾奕的母亲喜极而泣。

“电晕了?”栾奕遂既释然……自己经历的一切,,原来不过就是一场梦啊。沉思的工夫,他眼睛的余光赫然发现母亲正垂着头念念有词的嘀咕着什么。便问:“妈,你干嘛呢?”

母亲没有回话,仍旧兀自絮叨着,“感谢圣母将我的儿子从病痛中拯救回来。啊……天门。”

“什么!”栾奕大惊。如果一切都是场梦,圣母应该在现实中不存在才对。“妈,你刚才说圣母?”

“是啊?怎么了?”母亲答的理所当然。

“没什么!”嘴上虽这么回答,但栾奕心里却无比慌乱。他总觉得不对劲,很不对劲,“妈,现在几点了。”

母亲看了下手表,“未时三刻,昏睡那么久,饿了吧?我去给你买碗粥喝?”

别说栾奕还真饿坏了。但是在听到“未时三刻“四个字的时候,他怎么都饿不起来。他咽了口唾沫,“今年是哪年?”

母亲一听这话吓了一跳,抹着栾奕脑袋问:“儿啊!你咋了?是不是把脑袋电坏了,怎么连年月都不记得了?”

“不是……我的意思是说,我想知道我昏了多久。”

“才两天!”母亲道:“今天是礼拜五。”

“那今天是几月几号呢?”栾奕亟不可待问道。

“圣元一八二三年六月初九啊!”母亲跟看怪物似的盯着栾奕,“儿啊,你不会饿昏头了吧!”

栾奕摇了摇头,又点了点头,“是昏头了。该死的蝴蝶效应!”

说话间,病房的窗帘在母亲语音操控下缓缓开启。栾奕惊讶的发现,窗外的天空竟林立着一簇簇高耸入云至少有五

本章未完,请继续阅读下一页当前 第1页 / 共2页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