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都市言情 > 妖气好重啊 > 第九十七章 横扫
第九十七章 横扫
作者:易铂|字数:2436|更新时间:2020-07-03 11:14

李老大的老婆快速从一旁抓住他说:“别管闲事了,你不觉得今天太邪乎吗,老四的事大家都看到了,你再去看看灌浆机,那么结实的铁杆子说断就断了,你不能再有个好歹了。”

李老三已经不敢乱动了,他性格也不像其他几个兄弟凶悍,又被媳妇拦住,远远地站着不敢靠近。

李二狗疼道:“哥啊,就是他搞的鬼,弄死他,给大姨夫打电话,让大姨夫抓他。”他家大姨夫是暴力机构的领导,之所以横行乡里,有大靠山在,没人敢惹。

尹弦决定今天就要把事情解决,对庞博使了个眼色,庞博会意,跳出一个化身,远远对垒好的砖墙打了二掌,就看见那砖墙轰然倒了三面,刚才还红红火火的要盖好的房子,眨眼间夷为平地。

别人看不见庞博的化身,只是觉得浑身冷汗,太邪乎了吧,好好的屋子自己就倒了。

郑炳泰走来正好看到这个情形,解气地哈哈笑道:“姓李的,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我看你还敢盖。”

村民们七嘴八舌的议论,都被眼前的情形吓呆了,妈呀,大白天地见鬼了。

李二狗怒骂:“老不死的,倒了我再盖,倒了我再盖,总有一天不会再倒了。”

尹弦一个耳光甩了上去:“才打过就忘了,再骂试试,打烂你的破嘴。”

李老大阴沉地来到尹弦身后,红着眼举棒就往尹弦打,身后传来郑炳泰的惊呼,尹弦在他举棒的时候就转到他的面前,夺过棒子,用力往外一甩,一脚把他踢飞了好几米,重重落地爬不起来。李家的女人在边上破口大骂。

尹弦甩出去的铁棒没入土里三分之二,人群都惊呆了。

郑炳泰怪异地看向尹弦,眼中闪过一丝悔意,指着凄惨的工地说:“你们不是喜欢欺负人吗?在我家的地上盖房子,你们本事弄到建房证,可是人欺天不欺,你们有钱就盖啊,我看你有多少钱打水漂玩。”

农村宗族势力一直没有低头过,郑家人丁单薄一直受欺负,活了一辈子,郑炳泰从来都没有这么舒心过。

李家的几个媳妇哭闹着把李老大李老二李老四搬上车,活是干不下去了,人要救的,尹弦说:“你们快看啊。”他偷偷聚拢云彩,召唤闪电锁链,天上异像突起,这样做也是无奈之举,郑星汉不成器,郑炳泰老了,今天不彻底解决他们,以后还要麻烦。

天果然变了,乌云密布,但是惊悚的是只有李二狗盖房子的天上乌云压顶,走一步过去就是大太阳。就这么小小的一片乌云,忽然亮起了闪电,震耳的响雷劈在工地上,一连劈了九道雷,等到最后一道惊雷的时候,地上已经没有一块完整的砖头,打好的地基,也都被翻了出来。

郑炳泰哈哈大笑说:“真解气,我就看你们再接着盖。”

李老二脸色苍白,他被吓着了,不说李家的男男女女都被吓着了,全村都出来看了,李老大的老婆说:“是不是真的不能再这盖房子啊,今天怎么这么邪乎?”

“我看也不能再盖了,老郑家一直在闹,又出了这样的事,还是换个地方吧。”

李二狗哭丧着脸说:“钱都砸进去了,这可怎么办?快二十万了。”

“让老郑家赔。”李二狗的老婆脱口而出。

李老大的老婆说:“让他们赔也要等咱们治好病回来再说。”李家人转眼就走得干干净净。

郑炳泰得意地看着有人去抽尹弦插在地上的棒子,根本就抽不动,高兴地跟村里人高声说笑,他昨天还快死了,今天就生龙活虎,老人难免就会问了。

“命贱,阎王爷不要,这不又回来了。”他说着看向尹弦,心里难免犯嘀咕,所有的事都太巧合了吧,小儿子回来之后,一切都在好转,来李家又把凶悍的李家兄弟治得服服帖帖,李小龙附体了吗?人老成精,虽然没有证据,但他心里已经认定今天一切的巧合都和自家老二有关。

和他有相同念头的人不在少数,大家对尹弦都异常热情起来。

所以,他走的时候,难得温情地喊了一声说:“快回家吃饭,这么大了整天在外面晃。”

尹弦笑了笑,回到家发现哥哥和大姐都来了,马光彩病好了,给大家忙里忙外的准备烧饭。

尹弦一走进来,声音就没有了,大姐和郑星汉都没说话,马光彩说:“一天到晚就知道在外面晃,水缸没水了,去挑满。”

尹弦却坐了下来说:“你身体不是好了吗?自己去挑吧。”马光彩以为自己听错了,愕然地看着陌生的二儿子。

大姐一听不愿意了说:“越长大越没规矩,让咱妈这么大年纪的人去挑水,像什么话?”

“我来一天就走,能挑几次?她以后反正都要自己挑。”

大姐哑口无言。郑星汉拿起姐姐带来的礼品起身就往外走,尹弦说:“怎么走了,去挑水啊,爸妈就指望着你呢。”

郑星汉冷冷说:“你挑不就行了。”

“可以啊,把大姐给爸妈买的东西留下,那是孝敬爸妈的,不是孝敬你的。”

“要你管什么闲事,我让他拿的,给我大孙子吃,老大你快走吧。”马光彩哪能看见宝贝儿子被欺负,对尹弦横眉竖目,她对尹弦有意见,所以看见郑炳泰回来就告状说:“养了个白眼狼啊,一点不疼我,我这么大年纪还要我去挑水,这样的儿子不如拿去喂狗。”

她本以为丈夫会和自己一样对付小儿子,没想到郑炳泰哼了一声说:“挑你的水去,该做中午饭了,一个个的被你惯得不像话。”也不知道在说谁。

大姐见马光彩挑着水桶去担水,只好走出去说:“妈,我去吧。”

庞博说:“你这个家真有意思啊。”

尹弦给父亲递烟,老头拿起一看说:“这么贵的烟,浪费。”但他还是点了吧嗒吧嗒抽了问:“准备呆多久回去?”

“李家这事还没完,我等明天再走。”

“回头让你妈给你收拾个床铺,你朋友也在,委屈别人了。”

“没事,没事,我在哪都能睡着。”

郑炳泰嗯了一声,又陷入了沉默,尹弦觉得和他坐一起好焦躁,就站起来来到门口,看见郑志兴冲冲走来,大力拍着他的肩膀说:“真行啊,我都听说了,老家里这下看还怎么得意。”

“他们太欺负人了,是该有点教训。”

“那是一点吗?我看是打服了,李家的四条虎看到你有一个敢动的没有,真是我好兄弟,太痛快了,那条铁棍现在还没人能拔出来呢,你什么时候练过了?”

马光彩奇怪的问:“小志你说什么呢?什么打服了?”

“大娘你还不知道吧,星宇刚才可神气了”

郑炳泰咳嗽一声说:“瞎打听什么,做饭去。”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