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历史军事 > 五千年来谁著史 > 第五百零八章 路都是自己选的!
第五百零八章 路都是自己选的!
作者:汉风雄烈|字数:2269|更新时间:2020-02-14 17:49

荆湖南路。

“匪首就前面,弟兄们快追。休叫走了匪首!”

太阳已开始向西落去,天色渐渐暗下来,临近大河的一条小路上,三五十个州县巡丁,正后面紧紧追赶着一人。

前面奔跑着的这人穿着一身百姓的服饰,却生的面目凶恶,人也是膀大腰圆,手里提着一把染血的朴刀,正徒步向着河边逃去。

这人脚下敏健,速度极快,虽追兵不少,跑的也不慢,可一时竟追不上他。

这时虽是初冬,但荆湖这儿还不会结冰,正向着河边奔跑过去的那一人明显是抱着借河逃走的想法,眼见就到了河边了,面上半点也不惊慌,反是面露喜色,脚上越发的加快了。

“杨老幺,你个黑心的畜生,半点旧情分也不讲的腌臜撮鸟,待爷爷逃过今日,来日定于你好算!”

这人口气还不是一般的横。

“不好!这贼厮熟习水性!必是要借水遁了!”有人看到这里,显然是知道内情,连忙大喊。

只是这洞庭湖沿岸,休说是州县的巡丁了,就是正儿八经的守备军,也寻不出几匹马来。大家都是双腿走路,徒步追人,如何就能越的过距离去?

就是为首的杨巡检也是一脸的愤恨不已。

“老天保佑!看我除此贼子!”

见实在难以追赶上,那为首的巡检停下了脚步,伸手抓起了腰间的步弓,脸上全是没谱。

他水上搏斗很是一条好手,但轮到射箭,可就太一般般了。

若不是清楚前头那人水里的厉害,巡检绝不会卖弄自己的箭法。

这绝对是在du老天爷亲睐。

众人看巡检取过背后弓箭,又取下一箭,双脚不丁不八的站稳,拉弓搭箭,然后猛的一放。

“咻——噗!”

“啊!”的一声惨叫就紧跟着传来。

这一箭射的奇准,离的虽远,却正中前面匪首的后心,对方甚至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扑通一声倒了下去。

“射中了!射中了!那个贼首倒了!”立刻有人兴奋的大叫。而更多人则加快脚步的赶上前。

只有杨姓巡检神情有些恍惚,心中瞬时间里真不知道该怎么诉说那复杂的感情。

这是他先前时的结义大哥啊。

“快!过去看看那贼子还有气没有!”

话是这么说的,可巡检心中却真的不知道应该希望那人是死是活。

这是荆南的恶匪之一,直截了当的死了还好,如果活着,却就是生不如死了。

可那时候,即便这人要在大牢里生不如死,那好歹他也不是死在自己的手中……

士兵忙跑过去,一检查,地上的这人并没有断气。甚至人被驾到巡检面前的时候还狠狠地向他吐了一口带血的吐沫。

“好杨泰,一举灭贼,更生擒贼首,果然不负老夫所望。”

潭州城内,六十有五的刘韐虽须发尽白,但精神可真好,大手拍着杨泰厚实的肩膀,满面赞叹。

他已经在荆湖南北两路忙活三年了,但看老刘韐的身体,那必然是要继续忙碌下的。

三年时间,刘韐从襄阳开始,一路聚民开荒,耕田辟路,如今已经沿着湘江下到潭州了。几年时间里他看似没有半点的显赫之功,但从江北到江南,朝廷田册上多出的上千万亩耕地,那就是他最大的功勋!

巡丁就是刘韐手下直属的一支兵马,人数不多,建制只有一千人,武备也不咋样,比之守备军都差了很多。但这些人是刘韐一手拉扯起来的,内里的军官绝大部分是刘韐身边的老兵,还有一些是投效的地方青壮,全都是刘韐过了手的人,可以说如臂指使。且人数还往往要超过建制很多,明着是一千人的建制,实则有两三千人,也就是那些投效来的地方青壮,都是荆湖开垦屯田所需的必要。

杨泰就属于后者!

此人原名杨太,世居龙阳,因为是家中幼儿,乡里人又呼之杨幺。人自幼颍悟,但因为家贫不能继,只读了两年蒙学就随其父弄舟于洞庭湖上。

早年跟钟相一伙人搅合在了一起,结果钟相在王渊领兵攻略荆湖的时候,很干脆的接过了赵构伸来的橄榄枝,可杨幺却没有做官,而是在战后又回到了龙阳老家。

因为他对老赵家没啥个好感。

想当年他跟着自己老爹在水面上讨生活的时候,尝听闻往来商客谈及山东宋江啸聚水泊,横行一时,官军莫敢近的肆意风光。为其后受招安,一干兄弟鲜有善终者的悲剧命运,叹息不已。

这是打小就扎下的根儿,可不容易扭转。

只不过从军中返回来的杨幺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无有立锥之地的穷苦汉了,这人的脑袋总是由屁股来决定的。

去岁,刘韐带人进入洞庭湖一带之后,就跟洞庭湖里的水匪水寇卵了上。

没办法,刘韐他们是开荒种地的难民,或是达周边迁移来的穷鬼,不但胆气弱,体质也差,而且巡丁数量亦有限。

别看是一千人,数量很不少了。可想想刘韐‘管辖’的地盘,哪怕江北的新田都已经归当地官府管,只是江南之地,也就是洞庭湖周圈各州县到潭州,那荒地荒田是通通归刘韐处置的。那么大想‘地盘’,一千人根本就是撒胡椒面。

而至于洞庭湖里怎么就还有水匪水患?呵呵,那一千多年里,这东西就没有停过。哪怕是在所谓的盛世之中。

天下这么大,总有一些人被逼无奈的去落草为寇的。

而且新来的难民、移民被这么一闹,变得不安起来,带动的就是周边州府也皆风声鹤唳起来。

杨太为代表的地方青壮就这般投到了刘韐的手下了。

明面上的原因是刘韐名声好,是一心为民的青天大老爷,话说这几年刘韐的声望真的很高的,尤其在荆湖这地方。而暗地里就还是水盗猖獗自家利益受损的缘故,虽然不足以为外人道。

“可真有你的!”人群中,一个身着巡检武袍的汉子对杨泰夸奖道。这个却是杨泰的同宗兄弟杨钦。

当初俩人一块跟着钟相混,一块加入摩尼教,但现在俩人都是富家地主,也都投到了刘韐手下,做上了巡检的位置。

而刘子翚这时看了那被擒回来的贼首,也是做笑道:“这个杨三郎,校场演武,仅仅是五十步距离,他十箭中也难有三五箭上靶。这一箭却射的正好不差!”

正中李合戎的要害,却又不至于要了他性命,叫李合戎一命呜呼了去。真的很恰到好处!

杨泰脸上却没啥兴奋之色。

有啥好高兴的?官家的奖赏么?杨家又不缺那点钱财土地,而他本人也没打算真的步入官场。

所以,杨泰真没啥可高兴的。

“好啦。路都是自己选的!”杨钦拍着他肩膀道。

按“键盘左键←”返回上一章按“键盘右键→”进入下一章按“空格键”向下滚动

设置

阅读背景
字体大小
A-
16
A+
页面宽度